崔洪建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

我是國研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關于疫情下歐洲各國的關系走向,問吧!

3月11日,WHO宣布新冠肺炎已具有大流行特征。在歐洲,除了意大利全面爆發,確診破1.2萬,法國、西班牙、德國三國合計確診也已近6000,形勢不容樂觀。然而根據各國表現,似乎只想“自掃門前雪”。瑞士采購的十萬只口罩遭德國攔截,法國又“砍掉”了英國的口罩訂單,就連大洋彼岸的美國,也對歐洲推出為期30天的旅行禁令。
疫情當下,各國友誼的小船,當真說翻就翻?根據目前情況,歐洲有可能聯合抗疫嗎?中國向意大利派出專家團,對兩國關系又有何影響?我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關于疫情下歐洲各國的國際關系走向,歡迎向我提問!
15k
焦點 2020-03-12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48個回復 共57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崔洪建 2020-03-14

你好。這兩天這個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為了忠實于原意,我特意去查找了信息源。它的最早出處是英國政府在召開應對疫情的緊急會后,英國首相約翰遜公開表態認為,英國目前的疫情已經出現擴散,政府的應對策略從遏制轉向減緩擴散,為此提出的應對措施包括:加強對高齡人群的護理和治療,有咳嗽和發燒癥狀的在家自我隔離一周,建議不組織學生出游但不關閉學校、不禁止大型聚會,因為“科學建議是這些更嚴厲措施會造成更大損害”。英國政府采取這種在我們看來近乎“無所作為”的措施,很快就在它國內受到了質疑和批評,認為英國應該采取意大利那樣的嚴厲措施。但英國政府的衛生顧問認為,政府采取這些措施的依據和邏輯是:1.盡管現在英國只有600例左右確診病例但實際感染人數已經在5000到10000人之間,而且英國疫情的高峰期還要兩到三個月才能到來,這就意味著在這段時間內英國的確診人數還會不斷上升。2.根據英國目前的財政和醫療條件,如果采取大規模更嚴厲的措施,會導致短期內確診人數急劇上升、救治條件跟不上的問題。3。因此這位顧問認為英國政府的策略是讓英國人在難以避免大規模感染的情況下(60%-70%感染率),多數人尤其是年紀較輕、無基礎病癥的能通過感染—治療或自愈獲得抗體,也就是所說的“群體免疫”,同時等待疫苗的出現來應對剩下的病例。簡單來說,這位顧問推測的結論就是,英國想用拖延高峰期到來的辦法避免出現醫療擠兌的現象,同時寄希望于人體自生抗體和疫苗來最終克服病毒。另外德國和其他一些歐洲國家也正在采取相似的應對思路。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8個回答

崔洪建 2020-03-16

謝謝你的問題。首先不大同意用“投降”這個概念,因為如果將英國和瑞典兩國完整的防疫方案看一下,就可以知道說它們“投降”有些言過其實,只不過它們的應對和咱們的的確不一樣。比如瑞典最被人詬病的是“不再對輕癥和疑似患者進行檢測”,它這么做的主要理由有兩個:一是認為病毒攜帶者溯源難以進行,與其投入大量資源去全面覆蓋,不如集中精力先保住重癥患者和老年人;二是避免由于大量人群聚集檢測造成交叉感染。所以瑞典要求有疑似癥狀或者年輕的輕癥患者在家隔離,一旦病情加重是可以獲得比較有保障的治療。再看英國這邊,其實采取的措施和瑞典的相似,只不過它更被人嫌棄的是那個“群體免疫”的說法,就像一些媒體說的那樣,有“把人當小白鼠做實驗”的嫌疑,而且據此推算出來的50萬甚至更多人的死亡也著實讓人觸目驚心。但出于對英國政府行為的觀察,這樣說和這樣做之間還是會有一些距離,而且英國對策的核心不是真地打算犧牲掉這么多人來換取一個“群體免疫”,它的主要目的還是避免醫療擠兌、盡量延長從現在到高峰期之間的時間,來為特效藥和疫苗開發爭取時間,同時也保留了采取進一步行動的空間。按多數歐洲國家的對策,目前處于難以控制的第二階段,還不能把各種手段都用足,但要為第三階段也就是失控階段的到來做好準備,所以要盡量延長第二階段來籌備物資。一旦到了第三階段,其他措施包括“封城”、“封國”等也是會采用的。當然,面對全新的病毒和疫情,無人能確保歐洲國家的對策就是正確的,就像面對一個不知深淺、套路的敵人,它們只能邊打邊學邊調整。就像咱們國內也是在經歷了武漢和湖北早期防疫的慘痛教訓后才逐漸摸索出了一些適合國情的經驗和對策。現在歐洲無法是在重復這個過程,而且從它們的體制出發,還沒有辦法照搬咱們的模式。
至于一旦歐洲國家防疫對策失誤、醫療體系支撐不了并造成過高死亡,對整個體制肯定會產生巨大沖擊,首先就是政府信譽破產,會出現反政府的聲音甚至行動;其次是經濟衰退,這也會造成社會動蕩并動搖國家體制。如果這些情況是在少數國家尤其是體量較小的國家出現,那么一些大國比如德法和富國還能夠推動歐盟發揮一些作用,比如提供醫療幫助和資金支持等。但如果這些情況發生在大國、富國,那么歐盟能發揮的作用就不大了,因為歐盟的人力物力很大程度上就是由這些大國富國支撐著的。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4個回答

崔洪建 2020-03-20

歐盟各國經濟實力和醫療條件是它們應對疫情的基礎條件,會直接影響到各自的對策和效果。一般來說,經濟實力強的國家在醫療上投入多,條件也較好,比如德國經濟是歐盟老大,它的醫療條件也是名列前茅,這樣德國在應對疫情時的底氣就更大、能使用的手段就越多。相反,一些中東歐國家經濟水平較低,醫療條件和公共衛生就相對差一些。經濟和醫療好一些的國家對疫情往往采取比較階段性的應對,英法德三國都是很清楚的三階段措施(阻斷、延緩和止損),一些條件差的國家反而是一開始就采取最嚴厲的封 閉措施。意大利的情況相對特殊,它雖然是歐盟第三大經濟體,但近年來財政狀況一直不好,而且老齡化程度高(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接近24%,居世界第二位)對醫療資源的占用,所以在疫情一開始也采取了比較嚴厲的措施。從現在的疫情進展來看,幾個大國(包括瑞士)是歐洲的經濟、文化中心,人口密度高、人員往來多,采取嚴厲措施的難度和成本大,疫情的發生和傳播就快。相反其他一些國家人口密度小、流動少,采取嚴厲措施的難度和成本就相對小。經濟實力和整體醫療條件并不足以反映出各國應對疫情的能力,還要考驗政府的判斷和決策能力、早期預警能力、社會對政府的響應程度,即便在醫療條件上也要看應對疫情的專門能力(基礎設備、重癥床位等)而不僅僅看它的整體水平。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崔洪建 2020-03-20

關于留學生回國防疫的問題有不同的看法,而且隨著情緒渲染漸漸還出現了對立。我覺得還是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首先要看留學生所在國家的疫情和安全情況。如果疫情并不嚴重而且國家防疫能力比較強,長途跋涉的必要性不大。比如德國,盡管它的確診率已經過萬,但目前死亡率只有不到1%,是全世界最低的。當然在意大利、伊朗這樣的重災區,如果對當地防疫能力沒有信心,可以把回國作為一個選項。其次要看回國是否有必要性。有些在國外中小學的留學生,考慮到自理能力的問題,回國的必要性比較大;進入大學而且在當地居留沒有問題的回國的必要性不大。第三還要看回國途中的安全性。現在多國停航減班,從國外回來多次中轉、顛簸不斷,在回國途中被感染的概率并不低。還有,對于一個成年學生,是否回國應該基于自己對所在國家疫情、防疫措施和自身處事能力的綜合判斷,可以把這個作為自己是否能夠獨立思考和判斷的一次檢驗,不應僅僅根據家人、朋友或者道聽途說的消息來做決定。最后,政府應該執政為民,但民眾也應該為國分憂。現在國家仍然面臨著防疫的繁重任務,接下來的經濟恢復也需要花大力氣。在這樣一個千頭萬緒的時刻,如果每一位留學生都能照顧好自己,而不是一心指望由國家來負擔是不是更能體現出年輕人的朝氣和擔當?如果說國就是家,那么在享受家的溫暖時是不是應該隨時準備為這個家多擔些風雨?如果能做到這些,這樣的青年人是不是可以更自豪地成為國家“未來發展的重要力量”?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218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是美國頂尖級的私立大學,位于馬里蘭州首府巴爾的摩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成立于1876年,由巴爾的摩銀行家Johns Hopkins捐贈的700萬美元巨額遺產支持創辦美國高水平研究大學和高水平醫院。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是美國第一所研究型大學,以醫學、公共衛生、國際政治與國際關系研究等領域見長。由于創立之初,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就專注于醫學科學與人體健康研究并將科學研究成果迅速轉換成臨床診療實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醫學學科和公共衛生學科始終處于全美頂尖水平,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大學排行榜(U.S. News University Rankings)中,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醫學類專業長期排名第一,因此,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醫學研究在美國乃至世界都享有盛譽。
作為美國醫學教育和醫學研究重鎮,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承擔起了發布疫情數據的責任。美國是復合聯邦制國家,各州政府所轄的健康衛生部門不對美國聯邦健康和人類服務部負責,沒有義務向聯邦健康和人類服務部及其附屬機構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提供本州本地的疫情數據,所以,你到美國CDC網站上去查看疫情數據,總是滯后2-3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作為政府以外的第三方獨立匯總、統計、發布相關疫情數據,為美國公眾和世界其他國家提供美國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實時更新。
除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之外,哈佛大學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數據中心(Harvard Health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明尼蘇達大學傳染性疾病防控政策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Minnesota 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都在獨立發布美國疫情數據,可比較不同研究機構發布的疫情數據。
美國人對政府發布的數據遲緩持懷疑態度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美國人的歷史和文化傳統中蘊含有質疑權威,質疑政府權威的基因,他們擔心政府蓄意瞞報、漏報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導致疫情數據失真。疫情數據統計是科學研究的工作范圍,那就交給科學家和科學研究機構好了!獨立第三方、遞四方、第五方發布的數據可以更好地體現美國各州疫情發展的真實情況。

96

您好,謝謝您的提問。歐美國家對于新冠疫情在開始的時候基本都沒有積極地應對。按照常識來講,是很難理解的。因為,在歷史上,發生過多次規模很大 的瘟疫,中世紀的鼠疫,近現代的天花、霍亂,還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方的衛生防疫有很長的經驗教訓。特別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國500多年前就有專業的衛生機構,專門用來應對瘟疫,隔離檢疫也是在中世紀的時候就創立了。英國比他們晚一個世紀,在16世紀初,也開始隔離檢疫。他們本來有成熟的經驗。意大利民眾的做法,英國政府當局的表現,令人啼笑皆非。我個人覺得,這還是與他們的觀念、價值觀以及利益有聯系。這個疫情,雖然有中國的前車之鑒,但是在危難沒有到來之前,大家還是沒有意識到它的嚴重性,這是其一。在英國、美國的朋友們因為比較了解疫情,當時也給我們傳遞了他們對所在國家做法的無法理解。其二,還是自由民主的觀念,自由、民主這些東西在西方國家,在體制上即便已經很成熟了,也很難對它們的范圍進行界定,自由民主在有時候是可能走向極端化的。西方人對自由非常熱愛,但是新冠病毒與他們的自由是相反的。在不明了其危害嚴重時選擇不戴口罩也是正常的。其三,不同政黨之間存在政治利益的博弈,誰也不愿意對民眾的行為過分壓制而導致他們的反感,那么在未來就可能失去選票。當然還有的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隔離檢疫是要有經濟代價的,西方國家本來失業率就很高,經濟再衰退,可能導致更大的社會問題,為什么現在美國連槍支都被買光了,可能民眾也預見到什么,缺乏安全感。他們到現在也不愿意戴口罩,對于一些民眾來講,也部分地可以用情緒情感來解釋,他們自由散漫,漫不經心,自我,獵奇,覺得那樣很有意思,好玩兒,也就會那么做。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免费看日本成年人视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