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疫·連線丨追劇、自制紅豆包:莫斯科“封城”眾生相

澎湃新聞記者 劉惠 實習生 徐蘊宸

2020-03-31 20:2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蔓延,俄羅斯全境加強抗疫舉措。作為俄羅斯的“重災區”,自3月30日起,莫斯科市民被要求實行嚴格的自我居家隔離。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30日報道稱,俄總統普京簽署命令,宣布全國自3月30日至4月3日帶薪放假。普京25日發表全國講話時解釋說,長假能夠降低新冠病毒在俄的傳播速度。
實行全員隔離的第一天,莫斯科氣溫驟降,下了一天的雪。以往熱鬧的街頭空無一人,只有醫院、診室、藥房、超市、公交等保障基本生活需要的機構仍在運作。也許是因為天氣,又或許是出于對病毒的警惕,這座城市開始進入積極防御狀態。
據俄新冠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報,31日俄羅斯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500例,其中387例來自莫斯科;累計死亡17例,累計確診2337人,莫斯科 1613例,占69%。
但最嚴峻的情況還沒有到來。據俄新社3月30日消息,俄羅斯衛生部部長米哈伊爾?穆拉什科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俄羅斯的感染者數量穩定增長,新冠疫情處于上升階段,還沒有到達頂峰。而對策就是打破傳播鏈,且“最好從別國吸取經驗”。
3月30日,澎湃新聞(www.lfqycm.com)聯系采訪了八位莫斯科居民,他們和所有人一樣,生活節奏都被這場疫情或多或少地改變了,以下是他們的口述。
維卡(旅游銷售)
我的工作恰巧與中國緊密相關,所以一開始就從合作伙伴那兒知道了關于新冠疫情的一手信息,以及新冠病毒在世界各地蔓延的情況。旅游業剛受到沖擊時,除了擔心失去工作外,我有一陣子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歐盟兩周前宣布關閉邊界時,我終于意識到了局勢的嚴重性,現實變得可怕且令人震驚。我害怕會被解雇或者調崗,好在最終只是遭遇了降薪。考慮到許多俄羅斯的旅行社已經解散,或者讓員工休幾個月的無薪假,我算是幸運的那一個!
在政府明確要求大家隔離之前,我一直自愿地實行居家隔離,只出去買東西或者去家附近的森林公園,目前已經在家工作了三周。對那些仍然對疫情不重視、做出不負責任行為的人,我感到很生氣,他們還要去餐廳,去公園燒烤。有些人有著驚人的自信,他們不相信,覺得疫情與俄羅斯無關。甚至有時候我不得不對父母大喊大叫,即便如此,他們也不認為疫情是嚴重的。
3月29日,莫斯科陽光明媚,公園內不乏聚集游玩的市民。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現在莫斯科市政府收緊了措施,一方面我很期待這種真正的全員隔離,否則是無法阻止我們的人民(出門)的;另一方面,措施帶來的新一波不確定性也讓我產生新的焦慮:不清楚我們需要在家待多久,政府還會不會頒布新措施,對經濟將產生何種影響。
耶夫格妮(視頻剪輯師)
莫斯科進入全員居家隔離模式后,一切都非常平靜。我還沒看到街頭有軍人或警察巡邏。
Esquire雜志(《時尚先生》)的拍攝都暫停了,全部延期2-3個月。現在我基本上在家處理之前拍好的素材,只出門買食物和扔垃圾。咖啡廳、餐廳、酒吧里的聚會都停了下來。
一個月前,我在電影學校的課程已經全部取消,學校關閉了。從那時起,我就沒坐過地鐵,每周打車去見朋友,確保從門到門。現在我主要從網上商店訂貨,因為需求增加,送貨時間變長了不少。
乘客大量減少的十月革命地鐵站
我注意到一件有趣的事情,現在大家都處于一種相近的狀態,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得親密了。比如現在有很多人越來越關心我的情況,之前可能因為是同事關系,大家不會這么做,而是維持一種工作關系。但疫情之下,處于孤立狀態的人們開始對同樣處于孤立狀態的其他人表現出更多的關注和關懷。
現在街上的人越來越少,超市里的顧客數量則在不斷增加。有一次我在超市無意中聽到兩個顧客的交談后發現,盡管現在關于新冠肺炎的信息很多,但許多人其實并不完全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但由于他們的粗心或倉促,往往把獲取的片面信息不斷遞給下一個人,引起誤解,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造成恐慌情緒。
索菲婭(新聞從業者)
作為記者,加上一直很關注中國的新聞,所以我很早就明白,問題不在于俄羅斯會不會出現與中國湖北、意大利一樣嚴重的疫情,而是這樣的情況何時會出現。我心理上已經有所準備。
去年12月,我經歷了一場比較重大的手術,免疫系統還很弱,所以沒有急事的話不會出門。兩周前,我就開始在家辦公了,打算利用政府要求隔離的這時間在家里休息,可以看以前沒機會看的電影、文章、書,同時準備博士考試。今天(3月30日)開始,我開始看期待已久已久的中國電視劇《安家》。
就我而言,隔離在家并不無聊,還可以好好自省一番。但是對很多人來說,疫情打破了他們的生活常態。我78歲的奶奶一個人住,所以我30日出門幫她買了很多物資。依據莫斯科市政府官網上的消息,31日開始,我就不可以出門給她送東西了,只可網上幫忙預訂。
上周出門時,地鐵上、商店里能看到很多人,部分人也不戴口罩。可周日(29日)我去看我奶奶時,喲!人真的都不見了。我坐的是平時很擠的紅線,獵人商行地鐵站(類似上海的人民廣場地鐵站)下午一點一般人山人海,可現在人特別少。但還是看不到有人戴口罩,因為藥店里絕對買不到。
3月30日,莫斯科空曠少人的商場。
對了,莫斯科市政府還給退休人員撥出資金支持,每人4000盧布(約合361元人民幣)。我奶奶已經收到了2000,如果一直到4月14日都不出門,就可以在收到剩下的2000。“您已獲得一筆一次性的經濟資助,金額為2000盧布。請遵守自我隔離制度,以保持健康。剩余的2000盧布將在4月14日之后發放,但需遵守自我隔離制度。 好好照顧自己。莫斯科市政府”,這是她收到的短信。
3月30日19點28分,以往全紅的高峰堵車時段已經變成綠色
我覺得政府早就應該這樣做(要求居家隔離),因為俄羅斯人太輕率、太勇敢,什么都不怕。網上可以看到有人說“新冠病毒又怎么了?沒什么大不了的。這是政府在騙我們呢,其實沒有什么新冠病毒,都是瞎話”,這樣的人比病毒還危險,他們就不明白病毒的危險在哪兒,沒有責任感。經濟當然會遭受損害,這是不能避免的。如果隔離能讓人少出去、少聚集,那么國家衛生保健系統就不會被過度損耗,醫生就可以救更多的命。
現在要么經濟會受損,要么有人會死,我覺得莫斯科市長的決定是好的。這種情況下不能猶豫不決,是應該做些什么的時候,就不要一直思考后果該怎么承受,首先要停止病毒傳播!
嘉莉雅(媒體人)
在莫斯科進入全員居家隔離的第一天(3月30日),天氣突然變冷了,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人影。公共交通不再那么頻繁,也沒有什么人搭乘它們。
上周末天氣很好,非常溫暖,有零上16度。在離我公寓不遠的庫茲明斯基公園里人來人往。我早上9點去跑步的時候,就有一群年輕人支起了火盆,準備烤肉串吃。他們取笑新冠大流行造成的“大規模恐慌”,還說不會遵守隔離規定。
3月29日,莫斯科郊區的庫茲明斯基公園。
周日(29日)傍晚,我再次到公園里散步,里面到處都是人。燒烤的人群又多了一些,大家在新鮮的空氣中喝酒,玩得開心。幾乎沒有人與他人保持社交距離。甚至還有一些老年人在公園里,這讓我心里充滿疑惑,他們不是一周前就被要求居家隔離,自我防護嗎?
某種程度上,我可以理解他們。這樣的好天氣在莫斯科是如此罕見,以至于大家忍不住要去燒烤。但從3月30日起就是來真的了,大多數人都開始了居家隔離,希望大家能堅持到隔離結束為止。
薩沙王(中國留學生,博士在讀)
我在學校外面租房住,已經半個月沒有出門了。日常食材提前3-5天在網上訂購,挺新鮮的。上次買了80公斤的菜,送貨小哥把東西直接送上樓到戶。前兩天訂了肯德基,二十分鐘送到,這速度我覺得還行。雖然之前訂外賣也遇到國得等過1-1.5個小時的情況。
其實有想過回國,但是從莫斯科回廣州需要乘坐10小時的飛機,考慮到人口密集且密閉的空間更利于病毒的傳播,干脆放棄了這個想法。
因為在莫斯科買不到口罩,我大多數時候在家待著,比較安全。網課已經上了兩周,基本通過視頻會議軟件teams、zoom進行,這樣還節省了路上的時間。現在俄羅斯疫情雖然日漸嚴重,但是政府的應對措施還是比較及時的,各種消毒措施非常到位。
莫斯科市內對路面進行消毒作業
何昱瑩(中國留學生,在讀碩士)
我春節之后回到莫斯科先隔離了2-3周,3月2日開課后只上了一周左右的課,就轉為線上上課了,同時在家撰寫畢業論文。經過和導師以及我就讀的學校的外辦溝通,我繼續攻讀博士學位的計劃暫時不會受影響。
最近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教育處通過問卷調查,組織中國留俄學生總會向中國留學生免費分發了一批口罩。我們留俄學生總會的成員和各個學聯為了做好防疫工作,還組織過心理疏導講座,分享俄羅斯文化活動線上訪問資源,也會及時對不實消息進行辟謠,以免大家出現焦慮與恐慌的心理。
留學生家長們可能比我們自己更恐慌,比我們還關注俄羅斯疫情。但我覺得,只要不出門,做好消毒工作就沒什么問題,俄羅斯的防疫舉措相比其他西方國家算是很好的了。
楊艷斌(中國留學生,博士在讀)
我的專業是骨科,因為新冠疫情,實習的醫院也做了防護應對。
首先是要求所有進入醫院人員要佩戴口罩才能就診,其次就診咨詢只能在一樓診斷中心進行,病人和家屬都不被允許直接進入病房區域和醫生進行溝通。如果情況特殊,醫生在做好防護的前提下才能出病房區域和患者以及家屬接觸。如果出現疑似病例,會根據相關要求進行轉院處理。
平時在醫院實習其實挺忙的,居家隔離這段時間正好給自己充充電,對所學進行查遺補漏。另外,也有了充足的時間去做一些平時沒嘗試過的非常喜愛的食物。比如,我在摸索制作紅豆包這類面食。
楊艷斌自制的面食
于果(中國留學生,本科在讀)
我2月17日從國內抵達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經過海關一系列的檢測才終于得以走出機場。在隔離兩周,開好健康證明之后,才很不容易地返回宿舍——被樓媽要求繼續自我隔離。
此前一度被搶空的莫斯科超市
隨著新冠肺炎確診患者人數的攀升,莫斯科的形勢也開始緊張起來。一開始超市被搶的沒剩什么東西了,藥店的洗手液也是供不應求,口罩更是買不到。不過,現在最基本食物的保障沒問題,超市幾乎不會出現缺貨的情況。
中國駐俄大使館向中國留學生發放的口罩
我像倉鼠一樣買了好多好多食物,希望家人不要擔心。后來也接到了中國留俄學生總會的援助,是大使館給發的口罩,大概每人分到9、10只。疫情期間,我們可以通過留俄學生會聯系中國駐俄大使館工作人員,他們都會耐心解答我們的問題。
就我個人的看法,病例數就目前的增長速度,我是否能在今年夏天順利畢業還是個未知數。校方表示沒法對未來做出任何保證。
(應受訪者要求,薩沙王、于果為化名)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朱鄭勇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全球疫情,歐洲,俄羅斯,莫斯科

相關推薦

評論(1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免费看日本成年人视频大全